西方人经常说养生吗?潘德孚:西方医学为什么不讲养生?

潘德孚 著名民间中医

1935年生于温州,2016年6月14日去世。创办了温州市潘德孚中医诊所。曾受聘为中华民间中医协会会长、振兴中医联谊会会长等职。著有《潘德孚医话》《治病的常识》《解悟中医——相信你的自愈力》《生命医道书系》等。

  
养生,就是养护生命使之健康不生病,不生病就不需要治病了。但是,现代医学专讲治病,社会上就产生了一帮子靠治病发财的利益集团。没有病可治就发不了财,因此,这个利益集团就害怕宣传养生。这是现代医学与中医学的矛盾的关键之所在。

来源:“中医潘德孚”

1
现代医学专讲治病,社会上就产生了一帮子靠治病发财的利益集团

人类建立了社会,也就需要解决生病的治疗问题,因而产生了医学。医学研究的目的是帮助人们维护健康和祛除疾病,解除疾病带来的的痛苦或生命的威胁。

医学既然是研究人的生命健康的学问,那么首先要解决的是对“生命健康”这四个字的认识。生命是一个人从生到死活着的一段时间,健康是人在这段时间中不生病的表现。生命健康就是人在活着的这段时间里没有生病的痛苦。我们祖先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就是先讲养生,养生就是养护生命不使生病。但人的一生中,免不了要生病,生病就需要治疗,因此,医学研究的第二个问题就是治病。

养生,就是养护生命使之健康不生病,不生病就不需要治病了。但是,现代医学专讲治病,社会上就产生了一帮子靠治病发财的利益集团。没有病可治就发不了财,因此,这个利益集团就害怕宣传养生。这是现代医学与中医学的矛盾的关键之所在。很多人并不理解这么样矛盾的不可调和性,这才有中西医结合之产生。其实,在西医的绝对话语权之下,中西医结合的实质,就是中医被消灭。

西医没有药就做不了医生,所以,他会觉得药是最重要的。但这药又不是他自己研制和生产的,这药怎么用没有说明书他动都不能动。中医是觉得医与药不是一个档次,没有药仍可行医。中医以医为重,西医药重于医,把医与药并列,实质是取消中医的一种阴谋。

2
西方的医学研究背离了以维护人类健康为目的的轨道,被卷进了赚钱为目的的行列

自从世界进入资本主义时代,西方的医学研究背离了以维护人类健康为目的的轨道,被卷进了赚钱为目的的行列,叫做医学市场化。市场化之后的医学研究和实践,不再关心人们的健康,而是如何出名,成为权威。权威统治下的西方医学,没有一片净土,成为一个谎言的世界。

历史是一面明镜,它照出了西方医学的一生。它的历史面貌、历史发展、历史医疗方法等,所有的演变过程,都说明:现代医学是一个精心设计的大骗局。“精心设计”不是某个人认真的设计,而是说这个医学吸血鬼已经“得道”成精。几千年的历史使它成了“精怪”,它已经能够与任何生命一样地具有自组织能力。否则,为什么我国一出现养生苗头,马上遭到扑灭。养生是西医的大敌:你养生,你健康,你不生病,我的药卖给谁?他们研制化学药物、制作医疗仪器、玩病弄病控病,都不是为了我们的健康,而是为了出售药物和医疗器械。

世界上没有一个骗局是不会被揭穿的。但由于人的寿命太短,而医学骗局之迷人眼花的时间太长,当人们发现受骗已经晚了,人到老年,已经没有精力愿意再争论是非了,那就随它去吧!就这样一代拖一代,于是,一个又一个世纪过去,而骗局越摆越大。就像一个说谎者,开始时只说了一句谎言,为了圆这句谎言,不得不再造十句谎言去圆它。再而为了圆这十句,又需要造一百句。谎言越来越多,就不得不组织成一个全是谎言的体系。这就造成了整个现代医学越来越多的无法弥补的漏洞。

医学的研究的目的是为了人的生命健康,它可以分为两个方面:一是养生;二是治病。由于现代医学的干扰,以致这个目的大家都不很明确。因此,每碰到有养生苗头出现,舆论便群起而攻之。中国文化就是在这样自毁的状态下顽生强长。

3
西方医学犯错误的根本道理:把躯体解剖作为医学的基础课程

我的父亲是个西医,我本来也很相信西方医学。后来我读了《现代医药中的错误》和陈树祯的《顺势疗法》,开始了独立思考,找到了西方医学之所以犯错误的根本道理:是生命生病,不是身体生病,因此,把躯体解剖作为医学的基础课程是方向性的错误。思考现代医学的历史,就会觉得,没有什么东西要比现代医学更为强大。它不仅有钱,更厉害的是有权,还有一整套系统的骗人的理论,骗了国人一百年!

假设把西方医学也看成是一个有五千年历史的生命活动,顺着它的历史轨迹看它的发生和发展,就知道它的整个脉络。从古代医学,变成了今天的现代医学,它也是逐渐离开医学的轨道的。近代才完全地变了形,成为怪物——市场医学。

市场医学已经成为一个庞大的利益系统,所以,美国医学博士门德尔松说:“现代医学不是艺术家也不是科学,它是一种宗教。如果没有信仰,现代医学就不能生存。我相信90%的现代医学从地球上消失,即90%以上的医院、医生、医疗设备和药物从地球上消失,那么,这马上就会大大地增进我们的健康。”(《现代医疗批判》第135页)

市场医学建立起这么的一个靠信仰而生存的“宗教”,除了它的一套骗人的理论系统,还必须汇集成一个巨大的利益集团,靠经济利益和政治权力做成的链条箍住这个群体。

在现代医学的冲击波前,各种民族传统医学纷纷披靡。尽管各个民族的医学都有它自己的特色,但除中医学外,没有一种民族传统医学经受得起现代医学的冲击。这种冲击波在中国,还要加上它自己的“特色”——文化界特有的自毁能力的配合。如果读者们读一读张效霞的《无知与偏见》,再读一读曹东义的《回归中医》,便会基本明白中华文化中这种自毁力量之强大。

现代医学挟市场经济的巨大优势,建立起一个庞大的利益群体,它在古代至今修了几千年的道行,成精成怪变化万千了,仍然吃不掉中华医学的原因何在?就在于中医学的元整和完善。但不管中医如何完美,它还是在自己的民族中处于被压的一方,而且,被压到快要“停止呼吸”了。

4
西方医学漏了养生研究这一个大节,只剩下治病的一节了

2500年前,希波克拉底的《古代医学》有着与《内经》一样的光辉,同时也反映出东方与西方的不同。由于社会发展的路线不同,产生了完全不同的医学。东方把养生摆在第一位,而治疗次之;西方则专讲治疗,不讲养生。《内经》与《古代医学》同样都是为了治疗疾病,为什么会如此大不相同?

我发现西医到老年,有很多人进行反思,出著作批判医学和医疗。但是,他们都已进入无能为力的行列。做中医的就不同,很多老中医越来越“铁杆”,是因为自己在实践中发现西医的无能与中医的博大,因而更加热爱中医。

中医越来越成熟,形成一个完整的体系;西医则天天更新;不断自我否定,最后,搞上政医一体,操了实权。因此,“杀死的人比战争、瘟疫加饥饿更多”。医疗不是通过治疗救人,而是杀人。故医生罢工,死亡率降低。但是,它伸出医保钓钩链子却又被誉为“医疗享受”。

从以上所述,我们就会明白,从希波克拉底那个时候开始,西方与东方的医学研究已经分道扬镳,西方医学漏了养生研究这一个大节,只剩下治病的一节了,而且逐步走进只在躯体上找病治病这一死胡同。

5
医学接下去的时代,必然是中医的时代

早在一百年前,法国科学院院长马根迪说:“医学是一个高明的骗子,我知道它叫作科学。它确实叫作科学,它是无与伦比的科学!医生若不是骗子就是经验主义者。我们的无知依然如故……我现在必须坦率地告诉大家,首先,我对世界上的医学一无所知,我也不知道有谁真正通晓医学……”

马根迪是一个医生,生理学家,由于他所取得的成就,被推举为法国科学院院长。他说自己对医学一无所知,也不相信除他以外的人有医学知识,不是谦虚,是他坦诚地告诉我们,西方医学实质只是个骗局。在3700年前的美索不达美亚的巴比伦帝国,就有着关于解决医疗纠纷的法典。这说明医疗的纠纷问题早就存在。医学与是随着人类社会一起发展过来的。

现在西方已逐渐觉悟,医学研究从疾病转向养生,转向健康的研究。这不是走回头路吗?这说明,西方医学研究在古代就因为没有打好基础,现在只好重新补课。但是,医学基础课没这么方便,需要很长的时间,中国是花了几千年积累起来的。因此,西方也只能向中国学习。所以,医学接下去的时代,必然是中医的时代。

Originally posted 2016-10-24 20:56:29.

在线客服      加微信
申老师
点击微信图标扫码或长按识别加微信号:xuezhenjiu(学针灸的拼音好记)
12:01
您好,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

选择聊天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