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郑魁山教授创新针法“热补法”与“凉泻法”

本篇文章通过对郑魁山教授创新针法“热补法”与“凉泻法”渊流的追溯,并将其与烧山火、透天凉针法术式对比剖析,探讨其创新点与临床应用优势。郑氏“热补”“凉泻”针法源于“烧山火”“透天凉”针法;其术式由捻针补泻、提插补泻、三五助补助泻与开阖补泻等单式补泻手法组成,其中捻针补泻和三五助补助泻法为郑氏所首倡,也是郑氏针法特色之一。“热补”“凉泻”针法操作术式较“烧山火”“透天凉”针法简易,扩大了临床应用范围,又不失“烧山火”“透天凉”针法之功效。

本文转载自:中国针灸2012年1月第32卷第1期


郑魁山教授是我国著名的针灸学家,在其近70载的临床、科研、教学工作中成就斐然。他一直倡导并致力于中国针灸传统针法的研究,对中国乃至世界针灸事业的发展作出了卓越的贡献[1],有“中国当代针灸针法研究之父”之誉。郑老继承从曾祖父开始历经4代流传下来的宝贵针灸经验,并根据他本人60余年针灸临床、科研和教学的心得,整理和完善家传针刺手法,使之系统化和理论化,形成了独特的郑氏针刺手法。其针灸学术自成一家,对传统针法做出了独创性的发展。

本文旨在通过对郑魁山教授创新针法“热补法”“凉泻法”源流的追溯及其与烧山火、透天凉针法术式的对比,以及对其创新点与临床应用优势的探讨,为后世“热补”“凉泻”针法的发扬传承与规范操作、临床运用提供理论依据,为名老中医学术思想及临床经验的继承与发扬提供借鉴与参考。

1“热补”“凉泻”针法的创立依据

郑氏针法历经四世传承,至郑魁山已形成了一套完整的针刺手法操作体系。在传统针刺手法中,“烧山火”“透天凉”操作难度最大,许多针灸学者只闻其名,不见其实,很多人演习终生也未见其效。所以有人便妄言“烧山火”“透天凉”是古人杜撰的玄学,是欺世之举。郑魁山从其父亲那里学到此法的真传秘旨,但也深感其操作难度较大,不利后学学习[1],而且临床应用范围比较局限。因此郑老在融汇贯通传统针刺手法理论的基础上,本着执简驽繁的原则,在不失“烧山火”“透天凉”精髓及疗效的前提下,创立了“热补法”与“凉泻法”。并将此法写进了《针灸集锦》、《针灸补泻手法》等著作,同时传授给了他的弟子们,使这一瑰宝广布流传,造福黎庶。

为了证明传统针刺手法的科学性,在郑魁山教授的主持和带领下,他的学生、弟子围绕传统针刺手法完成了大量的科学研究,如“热补和凉泻不同针刺手法对失血性休克的实验观察”[2]“传统“热补”针法对实验性关节炎兔的镇痛效应及脑脊液中β-EP、CCK-8含量的影响”[3] “热补针法镇痛后效应及其对关节局部组织β-内啡肽和前列腺素E2的影响”[4]等。在传统针刺手法机制研究方面,其学术地位得到国内外同行的普遍认可和赞许。这些研究也证明了“热补”“凉泻”针法的可信性与科学性

2“热补”“凉泻”针法与“烧山火”“透天凉”针法术式之异同

“烧山火”“透天凉”针法始见于《金针赋》。本文以全国高等中医药院校规划教材《刺法灸法学》中“烧山火”“透天凉”[5]的操作术式与郑氏“热补”“凉泻”针法[6]术式进行比较分析。

(1)烧山火操作:将所刺腧穴的深度分作浅、中、深三层(天、人、地三部),进针时医者重用指切押手,令病人自然鼻吸口呼,随其呼气时,将针刺入浅层(天部)得气,得气后,重插轻提9次(行九阳数);再将针刺入中层(人部),重插轻提9次(行九阳数);其后将针刺入深层(地部),重插轻提9次(行九阳数)。如果针下产生热感,少待片刻。随病人吸气时将针1次提到浅层,此为一度。如针下未产生热感可随病人呼气时,再施前法,一般不过3度。手法操作完毕后,留针15~20min,待针下松弛时,候病人吸气时将针快速拔出,疾按针孔。

(2)热补法操作:进针时,术者左手示指或拇指紧按针穴(揣穴),右手将针刺入穴内,候其气至(得气后),左手加重压力,右手拇指向前连续捻按3~5次,候针下沉紧,连续重插轻提3~5次;拇指再向前连续捻按3~5次,针尖顶着产生感觉的部位守气,使针下继续沉紧,产生热感。留针20~30 min,缓慢将针拔出,急按针穴。

(3)凉透法操作:将所刺腧穴的深度分作浅、中、深三层(天、人、地三部),进针时医者轻用押手,令病人自然鼻呼口吸,随其吸气时,将针刺入深层(地部),得气后,轻插重提6次(行六阴数);再将针提至中层(人部),轻插重提6次(行六阴数);再将针提至浅层(天部),轻插重提6次(行六阴数),此为1度。如针下未出现凉感,可再施前法,一般不超过3度。手法操作完毕后,留针15~20min,待针下松弛时,随病人呼气将针慢拔出,不按针孔。

(4)凉泻法操作:进针时,术者左手食指或拇指紧按针穴(揣穴),右手将针刺入穴内,候其气至(得气后),左手减轻压力,右手拇指向后连续捻提3~5次。候针下沉紧,提退1分(2mm)左右,针尖向有感应的部位,连续轻插重提3~5次,拇指再向后连续捻提3~5次。针尖拉着产生感应的部位守气,使针下松滑,产生凉感。留针15~30 min,急速将针拔出,不按针穴。

   从上面操作可以看出,“烧山火”“透天凉”针法需要分三层(天、人、地部)进行操作,由徐疾补泻、呼吸补泻、提插补泻、九六补泻、开阖补泻法组成。“热补”与“凉泻”针法不需分层,只需一部操作即可,由捻针补泻、提插补泻、三五助补助泻与开阖补泻法组成。

3“热补法”与“凉泻法”针法术式剖析

3.1捻针补泻

“热补法”“凉泻法”操作术式分别为“右手拇指连续向前捻按3~5次”“右手拇指连续向后捻提3~5次”即指捻针补泻法。《针灸问对》曰:“按,欲补之时,以手紧捻其针按之,如诊脉之状,毋得挪移,再入。每次按之,令细细吹气五口。故曰按以添气。添,助其气也。”;“提,欲泻之时,以手捻针,慢慢伸提豆许,无得转动,再出。每次提之,令细细吸气五口,其法提则气往,故曰提以抽气。”[7],郑魁山教授正是在《针灸问对》中提法与按法的基础上创用捻针补泻法。捻,亦作“撚”,指用手指搓[8]。搓的本意为,两个手掌反复摩擦,或将手掌放在别的东西上来回揉[8]。捻、搓应为同义词,因此捻法与搓法相类。《针灸问对》曰:“搓,下针之后,将针或内或外,如搓线之状,勿转太紧,令人肥肉缠针,难以进退。左转插之为热,右转提之为寒,各停五息故曰搓以使气。”[7]。《针灸大成》中记载:“搓而转者,如搓线之貌,勿转太紧,转者左补右泻,以大指次指相合,大指往上,进为之左;大指往下,退之为右,此则迎随之法也。”[9]。郑老在前人的理论与实践基础上把捻针补泻法运用于热补、凉泻针法中,作为热补、凉泻针法的组成部分。此法也是郑氏针刺手法的特色之一。

3.2提插补泻

“热补法”“凉泻法”操作术式分别描述为“连续重插轻提3~5次”“连续轻插重提3~5次”,即指提插补泻。《难经·七十八难》曰:“得气,因推而内之是谓补,动而伸之是为泻”,“推”是将针下插,“伸”是将针上提,是根据阴阳理论推导针刺手法的提插补泻。即针体向下、向内,插者为补,针体向上、向外,提者为泻。《医学入门》云:“补泻提插活法,凡补针先浅入而后深入,泻针先深入而后浅。凡提插急提慢按如冰冷,泻也;慢提急按火烧身,补也。” [10]。《针灸大成》亦云:“慢提紧按,若觉针头沉紧,其针插之时,热气复生,冷气自除……紧提慢按,觉针头沉紧,徐徐举之,则凉气自生,热气自除;”[9],说明提插补泻可引起针下寒热的效应。提插补泻是热补法和凉泻法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烧山火”“透天凉”针法的核心内容。

3.3三五助补助泻

“热补法”“凉泻法”操作术式描述中多处出现数字3、5;以数为补泻依据的方法古已有之,其典型代表为九六补泻,是古人根据《周易》理论,以奇数1、3、5、7、9为阳,偶数2、4、6、8、10为阴,选取9、6两数,以奇数九和补法相配,以偶数六和泻法相配行针的一种补泻方法。九六补泻是针刺操作的基数,只有配合捻转、提插等具体手法才能起到热补凉泻的效果。

《针灸大全》记载:“一曰烧山火……用九阳而三进三退,慢提紧按,热至紧闭,插针除寒有准。二曰透天凉……用六阴而三出三入,紧提慢按,徐徐举针,退热之可凭。”[11]。《医学入门》载:“…气行针下紧满,其身觉热,带补慢提急按老阳数,或三九二十七数,即用通法……名曰进气法,又曰烧山火……而后暂浅退针,俱泻少阴数。得气觉凉,带泻急提慢按初六数,或三六一十八数,再泻再提,即用通法。徐徐提之,病除乃止,名曰透天凉。”[10]。《针灸大成》:“烧山火能除寒……行九阳数,其一寸者,即先浅后深也。透天凉能除热……行六阴之数,其五分者,即先深后浅也。”[9]。因此,徐凤、李梃、杨继洲等医家在“烧山火”“透天凉”手法中都主张配合九六补泻。郑魁山教授师古而不泥古,将九、六之数简化为三、五之数,独创性地运用到热补与凉泻手法中。老子《道德经》曰:“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在河图生成数中,五为生数,位于中央,中央为土,土为万物之母,象征“化”,万物有土才能化生[12],所以三、五之数为化生万物之数。因此,三、五之数与捻针补法、提插补法配合有助补助热之作用,与捻针泻法、提插泻法配合有助泻助凉之功用,故命其名曰三五助补助泻法。郑老在热补、凉泻手法操作中采用三、五之数取代了九、六之数的繁琐,同时三、五之数与捻针补泻、提插补泻相配合同样能彰显取热、取凉之效果。

3.4开阖补泻

“热补法”“凉泻法”操作术式分别描述为“出针时,缓慢将针拔出,急按针孔”“出针时,急速将针拔出,不按针孔”,即是开阖补泻。该手法最早见于《内经》,《灵枢·九针十二原》记载:“补曰随之……去如弦绝,令左属右,其气故止,外门已闭,中气乃实。”即是在右手持针退出针穴时,迅速用左手按闭针孔,以闭阖外门,是开阖补泻的补法操作。《素问·刺志论》曰:“夫实者,气入也;虚者,气出也。气实者,热也;气虚者,寒也。入实者,左手开针孔也。入虚者,左手闭针孔也。”;《灵枢·终始》曰:“一方实,深取之,稀按其痏,以极出其邪气。一方虚,浅刺之,以养其脉,疾按其痏,无使邪气得入。”《灵枢·官能》曰:“泻必……摇大其孔,气出乃疾;补必……气下而疾出之,推其皮,盖其外门,真气乃存。”可以看出,开阖补法时按闭针孔,是为了不让正气随针孔(古语称痏)发散于外;泻法是在出针后不按闭针孔,以使邪气随针孔发散而排出体外,从而达到泻法的效用。但此方法一般不能单独使用,常与其他补泻方法同用。开阖补泻体现在出针时的操作,是“热补法”“凉泻法”以及烧山火、透天凉针法操作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

4“热补”与“凉泻”针法的创新点与临床应用优势

郑魁山教授在其论著《郑氏针灸全集》中指出:“热补”手法比烧山火、进火补简便,刺激量介于两者之间,实验证明,它不但能使患者产生热感,而且能使皮肤温度升高。适应症:中风脱证,瘫痪麻痹,风湿痹证,腹痛泄泻,阳痿遗精等一切虚寒证。“凉泻”这种手法比透天凉、进水泻简便,刺激量介于两者之间,实验证明,它不但能使患者产生凉感,而且能使皮肤温度下降。适应症:中风闭证,暑热高烧,谵语癫狂,目赤龈肿,唇烂便秘等一切实热证[6]

《金针赋》记载的复式针法——烧山火、透天凉无论在临床疗效还是在实验方面的研究,都取得了预期的效果,验证了烧山火、透天凉针法的科学性和实效性。但其操作步骤比较繁复,需要三部进针分层操作,临床操作难度较大不易掌握;且刺激量较大,只能在四肢肌肉丰厚的部位施针,临床应用范围比较局限。基于以上原因,郑老在历代医家经验基础上结合自己多年临床实践,汲取精髓、推陈出新,将古之繁复针法烧山火、透天凉手法简化成易于操作、掌握和运用的简易针法热补、凉泻针法,并创用捻针补泻、三五助补助泻法,不需分层,一部操作即可,不局限于肌肉丰厚的部位,从而扩大了临床选穴和应用范围,又不失“烧山火”“透天凉”之功效,方便了后学。近年来郑魁山教授的弟子学生们在临床上运用热补法与凉泻法治疗相适应的各种虚寒型和实热型疾病都取得了显著疗效。

参考文献

[1]方晓丽,田大哲,李金田等.针坛魁斗照河山-记中国当代针灸针法研究之父郑魁山教授[J].中国针灸,2007,27(2):141-146.

[2] 郑魁山,徐鸿达,李茂言等.热补和凉泻不同针刺手法对失血性休克的实验观察[J].针灸临床杂志,1993,10(5):22-23.

[3] 杜小正,秦晓光,赵彬元等.传统“热补”针法对实验性关节炎兔的镇痛效应及脑脊液中β-EP、CCK-8含量的影响[J]. 针刺研究,

2006,31(2):86-88.

[4] 杜小正,秦晓光,方晓丽.热补针法镇痛后效应及其对关节局部组织β-内啡肽和前列腺素E2的影响[J].针刺研究,2009,34(5):319-323.

[5] 陆寿康.刺法灸法学[M].第2版,: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02:72-74.

[6] 郑魁山.郑氏针灸全集[M].:人民卫生出版社, 1998:289-291.

[7] 明·汪机编著.针灸问对[M].江苏科学技术出版社, 1985.

[8]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编.现代汉语词典[M]. 第2版,:商务印书馆, 1979.

[9] 明·杨继洲原著,靳贤补辑重编.针灸大成[M]. 黄龙祥整理.:人民卫生出版社, 2006:144-150.

[10] 明·李延著;邓必隆,王鱼门,伍炳彩等注.医学入门[M].:江西科学技术出版社, 1988:244-245.

[11] 明·徐凤撰;郑魁山,黄幼民点校.针灸大全[M].:人民卫生出版社, 1987:

在线客服      加微信
申老师
点击微信图标扫码或长按识别加微信号:xuezhenjiu(学针灸的拼音好记)
12:01
您好,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

选择聊天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