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大承气汤急下、四逆汤急温的“少阴病”

经方思维:经方辨证依据症状反应。方证是六经八纲辨证的继续,亦即辨证的尖端,中医治病有无疗效,其主要关键就是在于方证是否辨的正确。
方药的适应证,即简称之为方证,某方的适应证,即称之为某方证,如桂枝汤证、麻黄汤证、葛根汤证、大青龙汤证、柴胡汤证、白虎汤证等等。
下图来自冯世纶冯老课件,特此说明

读仲景书,在阳明病篇,为了慎重应用下法,在应用大承气汤以前进行反复的辨识。
但仲景一书,在阳明病篇、少阴病篇,都提出了急下三证,怎么理解?尤其是少阴病篇,在三急下证后又提出急温的四逆汤证。
一以贯之,存津液!!!
阳明急在热伤津液,少阴急是因为少阴病本身一起病就是津液不足的状态,人的精神体能状态为“但欲寐”,体征为“脉微细”。
与同为表位的表阳证太阳病比,多一津液不足、机能沉衰的表现就是少阴病。太阳病为津液充实于体表,少阴病为机能沉衰,津液不足于体表,治疗都用汗法,有汗用桂枝剂,无汗用麻黄剂,不同者,少阴病需加用振奋机能的附子。
少阴病急下三证原文如下:

320条:少阴病,得之二三日,口燥咽干者,急下之,宜大承气汤。
321条:少阴病,自利清水,色纯青,心下必痛,口干燥者,急下之,宜大承气汤。
322条:少阴病,六七日,腹胀不大便者,急下之,宜大承气汤。
解读:
还是胡希恕胡老解读的到位,所谓“少阴病”此处是指有“少阴病外观的表现”,其实是“发作着的阳明病”。“少阴病外观的表现”是“脉微细,但欲寐”,是津液不足的表现,“发作着的阳明病”是指里热或里热实。由于少阴病本为津液亏损,机能不足,若再有里热或者里热实证,煎熬津液,若不趁邪实热正未虚极时下之存津液,待到正气虚极,邪盛之时,下之体力不及,补之邪实,是为不治。
阳明病,或为里热证或为里实热证,“口燥咽干”是里热,“自利清水,色纯青,心下必痛,口干燥”“腹胀不大便者”是又实又热,都是“发作着的阳明病”。在有津液亏损“脉微细,但欲寐”的“少阴病外观的表现”基础上,出现了里热或里热实的阳明病,应待津液亏损未至极的情况下,急下以驱邪,后世此时多用“附子、干姜、人参”,或用生地、玄参、麦冬,实以虚治,实实之戒。《胡希恕伤寒论讲座》中有类似医案——附于后以便学习。
胡老说321条就是瘟疫,吴又可《瘟疫论》用下法就是受此启发。自己学习后感觉,中医辨证依据症状反应,用方用药也必然依据症状反应,古方不能治今病,不足为论。要不然,面对瘟疫,自创膜原学说的吴又可,其治病之方,基本在达原饮与白虎汤、大承气汤之间,有其是对大承气汤的应用,推荐至极,言:“温病下不厌早”,怎解?其所创达原饮实是太阴(草果、槟榔、厚朴)阳明(黄芩、芍药、知母)之药治。
详细学习,请参看《胡希恕伤寒论讲座》
323条:“少阴病,脉沉者,急温之,宜四逆汤。”
“少阴病”示人以津液不足,脉沉暗示有内传太阴之变,“脉得诸沉,当责有水”,太阴为病且“吐”且“利”,俱是阴寒在里的病症。吐、利与汗相比,伤津液更重,其因有二:一者是吐、下所流失之津液,二来更重要的是,吐下是里虚寒太阴病,是胃肠机能衰退所致,胃气虚则生化之源绝,故是急症。“自利不渴者,属太阴,以其藏有寒故也,当温之,宜服四逆辈。”本条实为内传太阴而设。
常言道:“好汉怕三拉”,一个腹泻就能在短时间内把人的精气神全耗没了。
“少阴病”急下用大承气汤是因为阳明病里热或热实伤津液,大承气汤治在阳明;“少阴病”急温用四逆汤,是因为津液本亏的少阴病人,经不起吐利太阴病的再伤,四逆汤治在太阴。
总之,津液本亏的少阴病,不管内传阳明或太阴,都是急症、危重症,所不同者,依据症状反应,辨为阳明或太阴,依据症状选方治之。读仲景书,不能死于字下。
急下症,附一则胡老本人医案,加深对321条理解。
备注:本医案出自《胡希恕伤寒论讲座》321条讲解。
我得过这个病,说话就四十年前了,这个病我最有体会了,睡觉中我就感觉整个身体就晕眩起来了,想做梦一样,我寻思做梦呢,可是呢难受的很,醒了肚子疼呀,我就往厕所跑,那厕所都在外头,我跑出去就回不来了,孩子把我弄回来了,所排泄的就是那个自利清水,色纯清,那个气味难闻的很,回来我就人事不知了,这东西凶的很呢。这一宿差点没死了,后来他们找了一个西医,给我急救,打了一针。第二天我轻松了一点,并没感觉多大发烧,就是这个肚子疼,后来我就想就是这个,不是吃大承气汤,吃的调胃承气汤,吃了病就好了。那嗓子干的厉害,所以这种病古人叫瘟疫,他不是从少阴来的,可是情形的反映像少阴病,它也是脉不是那么急噪,而且人呐困倦,按现在说我当时就是休克了。当时什么也不知道,给我打针我一点都不知道,所以这个与少阴病无关,属于瘟疫,你们看看吴又可的《瘟疫论》,它这个病来了就是从里边发现的。所以这个实证如果现出虚衰的征候是不好的。
附胡老医案,本医案出自《胡希恕伤寒论讲座》211条,括号内为马培锋备注
有一个山东人,姓马,糖尿病,主要用白虎增液加人参之类,很快就控制了,自家穷,住在我学生家,后来感冒了,流感住院打针(流感重症,太阳病治疗正确,只能缓解病势,多好在少阳病的末期,阳明病的初期,这是胡老经验),发热不退,又吃啊斯匹林等发汗,一吃热退,今天退明天就又烧起来,又发汗反复治疗一个多月(中医禁忌,反复发汗),后来我那个学生,去医院看她,不行了,给我说,这姓马的女的,坏了,得感冒了,住医院了,我去一看,不行了,也请了别的大夫。后来叫我去看,我是私人开业的,在大医院受歧视,我说不去。后来去了,此人骨瘦如柴,穿袜子,就象个棍子似的,瘦的没了。就是因反复发汗,我一看在我之前也请了一个中医,方子是四逆汤(胡老认为的误治),附子、干姜、甘草,也是好大夫开的,我也没支声,后来我学生出来我说,没有治疗的,脉浮而无力,虚数无度,快的很,还是发热,我说现在就一个法子,也不能救其命,但可能好一点,用大量白虎加人参,人参起码用西洋参一两。大量人参,大量石膏,后来学生说她太穷了,要是好不了就不治了。后来很快就死了,就是给治死的。现在这种流感,打吊针不会好的,所以开始的热就用小柴胡加石膏非常好,不会有这种情形,一发汗,体温当时散一散就好了。古人发汗不会反复发汗的,所以麻黄汤之后表不解,只能用桂枝汤,桂枝汤解肌呀,不是大发汗药。
让我们共同努力,实事求是,始终理会《伤寒论》,深研仲景医学,做一代经方传人。

马培锋
副主任中医师 副教授。河北省“三三三人才”三层次人才,中国农工民主党员,中国卒中学会会员,中国针灸学会会员,中华中医药学会会员,中华中医药学会心身医学分会第二届委员会青年副主任委员,中华中医药学会心身医学分会第二届委员会委员

河北省中医药学会内科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河北省中医药学会张锡纯学术思想研究委员会常务委员,河北省中医药学会温热病分会常务委员,河北省中医药学会王清任学术思想研究会常务委员,河北省中西医结合学会第一届浊毒症专业委员会青年学组副组长,河北省中西医结合学会第一届眩晕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沧州市中医药学会常务理事,沧州市针灸学会常务理事,沧州市中西医结合学会常务理事,胡希恕经方医学沧州传承基地负责人。

在线客服      加微信
申老师
点击微信图标扫码或长按识别加微信号:xuezhenjiu(学针灸的拼音好记)
12:01
您好,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

选择聊天工具: